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外语迷信应当破除(人民政协报 2003-12-29)

2020-12-27 11: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4| 评论: 0|原作者: 李启咏|来自: 人民政协报 2003-12-29

摘要: 改革开放的历史,实际上也是反对各种各样的本本主义和迷信的历史,是不断把人们从形形色色的思想禁锢中解脱出来的历史。但是,世界是不断发展的,旧的迷信被否定了,新的迷信又产生了。当今,在教育领域,最大的迷信 ...
  

外语迷信当破除


       改革开放的历史,是反对各种本本主义和迷信的历史,是不断把人们从形形色色的思想禁锢中解脱出来的历史。但是,世界是不断发展的,旧的迷信被否定了,新的迷信又产生了。当今,在教育领域,最大的迷信就是英语迷信,主要表现在英语教育制度、考试制度、人才评价制度等方面对英语的推崇和夸大。 
       曾经,一篇名为“中国英语考试毒瘤”的文章成为各大网站论坛的热门话题。南开大学哲学系教师朱鲁子表示:“英语教学,特别是考试制度误国误民,我深恶痛绝。”他指出,中国人学习英语已经背离了学习的初衷,是为学习而学习。与此同时,由于英语学习的升温,一些人开始在人才培养和选拔上设置层层英语考试的障碍。文章指出:“现在英语考试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利益集团的赚钱工具。学生在学习英语的过程中深受其害,浪费大量的时间,荒废正常的学业,使整个中国的教育质量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同时也使国家每年数以百亿的巨大财富打水漂,真是祸国殃民。”
      这些话一针见血。
      英语已经成为各个学科当中最重要、最耀眼的学科,谁也不比它高贵,它凌驾于一切专业之上,几乎成了人才的门槛。在我们的高考、大学英语考试制度方面,对英语的迷信已达到近于狂热的程度。好像谁英语不好,谁就不是人才,或者不是合格的人才,哪怕他的专业非常优秀。
     汉语从来没有面向中国大学生的普遍性的等级考试,学生汉语写作水平没谁去专门测试,字写得歪歪扭扭也没谁管,也没有谁在汉语应用水平上设置门槛。英语却不是这样,达不到某种英语等级,学位也别想拿到。从这个意义上说,母语也不如英语吃香。不仅如此,精明的投资者利用社会对英语的迷信打出“双语幼儿园”的口号,让伊呀学语的两三岁的儿童也来几个单词。试想,连基本的汉语拼音和汉字都说不清楚的儿童,他能学到什么外国语?不仅如此,还会影响到对母语的学习。
       中国社会英语迷信盛行,说明了美国语言推广战略的巨大成功。美国早就认识到,谁的语言更普及,谁就更容易输出本国的意识形态和文化,在国际竞争中占有先机,很早就制定了英语推广战略。美国对内主要是通过"唯英语教育"来同化原住民与外来移民的语言;对外则是以世界综合国力为基础,以国际语言教育为核心,全方位推广美国英语,有效促进美国英语国际化。在推广语言的过程中,英语之外的其他语言被灌输贬低为“难学”,就连中国人也相信了所谓“汉语难学”的歪理。其实,汉语是世界最容易掌握的语言,学会三四千个常用字就可以应用了,而要读通普通的英文报纸如纽约时报,没有一两万个左右单词量是不行的,英语远比汉语难学。
      从维护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的高度看,过分拔高外语作用和外语教育的恶果也是明显的。 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英文教育家颜元叔就曾指出:“ 我在台湾教英语美语,我是把它当作敌国语言来教。因为,当我们学一种外语,特别是强势外语,我们若不提高警觉,便会不自觉地滑入到这个语言所负载的价值体系中去,接受并认同它的文化,终于被其同化与征服。过去的买办阶级与日语通译,现今太多的崇美崇日的人,多是坐着外语的滑梯滑入到被同化征服的沼泽。 ” 几十年来,中国国民、知识分子文化自信丧失比较厉害,崇洋之风盛行,一个重要原因是通过耳濡目染的外语教育强化了对西方特别是对美国的崇拜。
        教育家曾仕强说,如今家长们纷纷推崇西式教育,从小就让孩子在学前阶段就学习英语,认为孩子这样可以接受国际教育,从而更高提升自身素质,一些家长喜欢把孩子送到双语学校,但双语学校教授的内容往往带有一定的西方思想,甚至与中国文化产生强烈冲突。作为正在成长期的孩子,他们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就像一个接收器一样,大人教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在无形之中就接受了很多崇洋媚外的思想。认为国外的才是最好的,而回看自己国家的文化,却充满着鄙夷。
      有人说,我们对外开放,要借鉴先进文明,不学好英语不行。对于这种认识,要进行分析。
      借鉴先进文明,当然十分重要,一些领域的先进科学技术正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但是,儿童学英语、全民学英语、把英语推上教育神坛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显然不能。因为95%的人学习不是为了应用,而是为了考试。除了外语、外贸等一部分专业和外语关系密切外,很多专业和外语的关系并不密切。而且,绝大多数专业都可以通过翻译的书籍材料解决问题。即使研究生毕业,很多人也无法对现成的外语资源运用自如。况且一部分专业,和外语关系不大,如党史、中医药、中国古代文学等,这些专业的人学外语更多的是浪费宝贵时间。 而且,外语的学习对于中学生来说是合适的年龄,但对于大量在职人员和成年人,学起来则十分吃力,耗费了大量精力,效果却很差,而这些人评职称、考研同样需要较高的外语门槛,大量专业优秀的人被外语门槛挡在外边
       解决的办法,最重要的是打破外语迷信,理性认识外语的作用,警惕外语过度渗透扩张的危害,进一步淡化外语教育,降低考试权重,大力清理不合理的制度规则。同时,充分认识到语言竞争也是当今世界全球竞争、文明角力的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强化汉语教学的重要性,加大汉语的对外推广,让汉语成为强势的国际语言。  

        原载人民政协报 2003-12-29,后有修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liqiyong.com

GMT+8, 2021-6-25 16:03 , Processed in 0.04130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