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学期刊,让我怎么去爱你(文汇报2003.7.18)-文艺评论

2020-12-25 19: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6| 评论: 0|原作者: 李启咏|来自: 文汇报2003.7.18

摘要:   ●文学刊物应该是一种畅销的刊物,因为文学反映的是现实,又因为它是语言的艺术。但目前一些所谓的文学刊物,真是一些自我陶醉的文字垃圾,不但没有把文学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反而糟蹋了文学,使不少读者抛弃了 ...



     ●文学刊物应该是一种畅销的刊物,因为文学反映的是现实,又因为它是语言的艺术。但目前一些所谓的文学刊物,真是一些自我陶醉的文字垃圾,不但没有把文学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反而糟蹋了文学,使不少读者抛弃了文学

  ●语言是为内容服务的。优秀通俗类刊物之所以兴盛,就是因为它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和生活,以朴素的语言再现普通人的生活。也许他们的语言不是最好的,但只要是关心普通人的生活,它们的内容就是最好的。文学刊物应该向它们学习

  ●读者喜欢有锋芒、讲实话、感情真、语言美的作品。不关心人民疾苦的文学,不关注社会生活的文学,躲避现实的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是卖弄文字技巧的劣等文学



  文学,实际是人学,通过语言艺术折射现实生活。脱离人的文学,必然是不受欢迎的文学。文学,与时代又必然是紧密相连的。脱离时代与现实的文学,也必然是不受欢迎的文学。

  说起来,文学刊物应该是一种畅销的刊物,因为文学反映的是现实,表达的是人的喜怒哀乐,又因为它是语言的艺术,比普通的报刊有更强的可读性。

  可是,奇怪得很,我们看到的现象却是,不少文学刊物订数江河日下,读者日渐疏离。有的刊物在硝烟弥漫的报刊市场被打得落花流水,不得不停下来。有的杂志把名字改了又改,最终还是停刊了。

  有人分析办刊失败的原因,居然感叹,人们钟情于通俗类的文化快餐,抛弃了文学,人们的素质下降了。

  这是多么荒唐的理由!随着中国教育的发展,国人的素质事实上无疑也在明显提高。别人不买你的账,你怎么能动不动就把过错推到大众头上呢?

  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原来经常买文学杂志,但现在基本上不买了。我常常觉得,不少文学杂志的内容不大吸引人了。最近我又浏览一些文学杂志,这些杂志是附近报刊亭的老板白送给我的,我是他的老主顾。老板对我说,这几种杂志摆在那里怎么也卖不动,下年他坚决不再订它们了。

  我一本一本翻,读了有几十本。我感到,一些所谓的文学刊物,真是一些自我陶醉的文字垃圾。正是这些文学刊物,不但没有把文学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反而糟蹋了文学,使不少读者抛弃了文学。

  一些刊物,的确很注重作者的语言,不少作者的语言的确算不错。但是,可不要忘了语言和内容的关系,语言是为内容服务的。没有好的内容,好的思想,好的事情,再好的语言又有什么用!这让我想起了巴金先生《随想录·探索集》中的一段话:

  “三十年前我在北平和一个写文章的朋友谈起文学技巧问题,我们之间有过小小的争论,他说,文学作品或者文章能够流传下去主要是靠技巧,谁会关心几百年前的人的生活!我则认为读者关心的是作品所反映的生活和主人公的命运,我说,技巧是为内容服务的。什么是技巧?我想起了一句俗话:‘熟能生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作经验。写熟了就有办法掩盖、弥补自己的缺点,突出自己的长处。我那位同学写文章遣词造句,很有特色,的确是好文章!可是,他后来一心一意在文字上下功夫,离开了生活去追求技巧,终于钻进牛角尖出不来。当然他不会赞同我的意见,我甚至说艺术的最高境界,是真实,是朴素,是无技巧。”

  现在一些文学刊物,就像巴金的那位同学,钻进了牛角尖。一本散文刊物,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就散文来说,多么大的一个文学体裁!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文学的领域,除了诗歌,就是散文了,它应该有无限驰骋的空间。散文刊物应该是最好办的了。可是一些这样的刊物,居然内容大都局限于咏颂一些小花小草、小猫小狗,以及观光游记读后感之类,沉迷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不停地无病呻吟,让人越看越倒胃口。小花小草小猫小狗当然不是不可以写,创作的自由谁也不能干涉,但如果把这些自艾自怜的东西当成主旋律,把散文理解成类似初中教科书上某些不痛不痒的小玩意儿,谁去看呀?难怪这样的刊物挂在报刊亭里卖不出去!事实上,不是人的素质下降了,而是刊物主办者的思想落后了。

  读者喜欢有锋芒、讲实话、感情真、语言美的作品。如果文学所反映的“现实”与他们的生活格格不入,他们不会喜欢。二十世纪的中国杰出作家里,鲁迅、巴金、艾青、老舍,那些为人民欢迎的真正杰出的作家,无一不是关注现实生活的作家。甚至为了讲真话,他们受到了迫害和冲击,付出惨痛的代价。读读他们的作品,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文学!不关心人民疾苦的文学,不关注社会生活的文学,躲避现实的文学,不是真正的文学,是卖弄文字技巧的劣等文学。

  我们知道,改革开放以来,通俗类的刊物异军突起,受到了读者的欢迎。尽管通俗类刊物也存在良莠不齐的现象,但不难看出,一些优秀通俗类刊物之所以兴盛,就是因为它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和生活,以朴素的语言再现普通人的生活。也许他们的语言不是最好的,但只要是关心普通人的生活,它们的内容就是最好的。“纯文学刊物”应当向它们学习,学习它们两眼向下、关注民生的态度。其实,世界上本来不应该有什么“纯文学”和“不纯文学(通俗文学)”的区分。通俗文学也要讲究语言的修炼,纯文学也要注意写作内容的选择。真正好的文学,无论语言,还是内容,都应该是通俗的、易懂的、质朴的。这是中国文学的优良传统,也是公众对文学的要求。

  最畅销的文学刊物才是最好的文学刊物,最受市场欢迎的刊物才是最好的刊物。同样,卖不出去的刊物也就是办得质量不好的刊物。市场是冷酷的,也是公正的。

  所以,当那些办不下去的文学期刊偃旗息鼓时,我们大可不必感叹文学的衰落。文学没有衰落,那些孤芳自赏的文学刊物代表不了文学。

   文汇报 2003.7.18 第五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liqiyong.com

GMT+8, 2021-6-25 14:07 , Processed in 0.0431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