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官网liqiyon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是接轨,还是接鬼?美国食安管理的七大困局

2022-7-3 09: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7| 评论: 0

摘要: 照抄照搬美国模式,是蒙昧主义,也是死路一条。真正的出路,是打破洋教条,治理洋买办,停止歪门邪道,恢复生活常识,实施自我革命。

是接轨,还是接鬼?美国食安管理的七大困局


长期以来,在食品业、农业领域,国内一直有人把美国当作“现代化”的“样板”,称美国那套东西是“大势所趋”,宣传与美国“接轨”。中华饮食文明、中华农业文明如同中医药一样,被污蔑为“原始落后”,长期遭到诋毁、颠覆、置换。殊不知,所谓“美国饮食文化最先进”“美国农业最先进”是被灌输了几十年的谎言。美国饮食文化和食品安全管理如同其新冠防疫、枪支管理、毒品管理一样,不是地球模范,而是失败典型,可谓病入膏肓、千疮百孔,陷入无法化解的七大困局:即工厂化养殖困局、工厂化种植困局、化学(药剂)农业困局、化学(药剂)垃圾食品困局、政府监管腐败困局、造病卖药利益链困局、学术科技造假困局。美国人健康状况差,肥胖、心血管病、癌症发病率高。美国学者迈克尔·波伦指出:“无论世界上哪一个地方,一旦那里的人们抛弃自己的传统饮食并转而接纳西方饮食,那么很快就会有一系列可以预见的西方病接踵而至,其中包括肥胖病、糖尿病、心血管病和癌症。”

一、工厂化养殖困局

在大厂房里,动物被关在狭小空间处在压抑封闭环境中,免疫力低下,更易生病和传染,为防病和缩短生产周期,养殖场大量喂食药物,全球养殖工厂禽畜每年吃掉80%的抗生素。由于追求高产,养殖使用生长激素强行加快动物生长。激素肉不仅促进儿童性早熟,破坏人类生殖系统,也和癌症相关。为适应工厂化养殖,鸡、猪等被基因改造,如让鸡不会飞,让猪无法在野外生存,让火鸡无法自然繁殖。

工厂化养殖破坏了农业循环,使动物粪便变为重金属、激素、抗生素、药物含量高的污染物,做肥料也不合格。  

工厂化养殖品种单一,只注重产量高或饲料转化率高的动物品种,其他大量畜禽品种很容易遭到灭绝。世界上共有300多种猪,中国“土猪”125个品种,目前仅存88个,也面临灭绝。 

我国每年从国外进口2万头种猪,最多的是美国杜洛克猪、英国大白猪、丹麦长白猪,三大洋猪几乎垄断中国的种猪市场。外资为垄断中国种猪产业,还实行技术封锁,输入中国的种猪多为二流三流品种。由于基因技术应用,进口洋猪繁殖到第四代性能和健康退化,出现各种疾病,不得不陷入引进—退化—再引进—再退化的恶性循环。

美国的这种规模化养殖模式大举进入中国,并成为各地主流养殖方式,一些地方政府甚至限制农民养猪养鸡,使生产愈加集中,人们日常肉食、蛋奶食物链供应逐渐被控制在大资本手里。人们只能吃药物肉、激素肉、抗生素肉。

我国无论农耕民族还是游牧民族,传统畜禽饲养方式都是散放养,由于顺应动物习性,无药物和激素污染,肉质安全,粪便可做有机肥,实现农业循环,也维护了畜牧生物的多样性和安全性,这更先进。 

    二、工厂化种植困局

美国农业人口占2%左右,集约化种植是不得已而为之。同类农业模式主要是美洲国家,而亚洲国家大部分是家庭生产模式。

工厂化种植的大农场模式的土地产出率不高。近几年,美国约1.5亿公顷耕地,生产粮食5亿吨左右;中国1.2亿公顷耕地,生产粮食6亿吨以上。总体看,美国亩产并不如中国。如果简单照搬美国模式,18亿亩耕地养活不了中国人,粮食只能大量依赖进口。大农场模式因劳动力投入少,种植过程大量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激素,对食物、土地、生态破坏严重。单一集中种植更易出现病虫害,农药用量大。 

工厂化种植导致食源物种数量急剧下降,因它只注重某些高产并有专利的品种,严重破坏了农作物多样性。20世纪美国已有数千个动植物品种退出商业流通。1903-1983年,93%的种子已消失。1983年至今又灭绝多少更难统计。100年前,一个典型的艾奥瓦州农场一般种植和饲养十多个品种的作物和牲畜,而现在只种植大豆和玉米,加剧了饮食来源的单一化“食物里程”过长,为运输、保鲜、加工、包装、运输、储存、批发、零售支付更高成本。 

比较而言,小农模式抗风险能力强,有利于精耕细作,发展生态农业、立体农业、循环农业,单位产量高,更加优越。印度科学家范林达-席瓦博士2011年对印度200个生态农场的调查研究显示:小规模生态农业生产率高于大型集约化农业的一倍到二倍多,且更加环保,并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 

在国内专家鼓吹照搬这种工业化种植模式时,西方却已反思。美国农学家迪安·弗洛伊登博格说:“我们的资源、环境都不支持这种以掠夺为特征的现代大规模工业化农业,人类必须走可持续的生态农业道路”。

化学(药剂)农业困局

化学农业也是药剂农业,除草剂、农药、化肥、添加剂、转基因、合成激素、抗生素等广泛使用,固然为资本创造了利润,但人们食物却遭全面污染。美国长期陷入化学(药剂)农业困局无法自拔,而且把这种农业模式推销到其他地方。

这种模式也对国产生巨大影响,相关行业不仅照搬,而且变本加厉。目前我国农药、化肥用量世界第一。农田耕地污染70%以上是农药化肥用量过大单位面积化学农药平均用量比世界高2.5-5倍,每年遭受残留农药污染的作物面积达12亿亩人工合成激素,如生长素、赤霉素、细胞分裂素、脱落酸、乙烯和油菜素甾等大量使用一些菜农采集后用防腐剂(保鲜剂)喷洒蔬菜有些用甜蜜素做肥料有的有害砷化物浸泡降低水果酸度。

转基因作物中,20%以上是杀虫作物,把毒蛋白直接植入粮食;70%左右是抗除草剂品种,种植面积越大,除草剂用量越大。由于转基因大豆安全性差,美欧食品企业纷纷到我国东北购买非转基因大豆。国已成全球最大的转基因大豆进口国和非转基因大豆出口国。转基因作物、粮食、食品和除草剂危害已有大量报告,俄罗斯、欧盟已用禁止的实际行动做出回答,相关利益小圈子仍长期撒谎,欺世盗名。 

(垃圾)食品困局

所谓化学食品、垃圾食品,就是指大量采用油炸、化学添加、核辐射等制作的饮料固态加工食品等。炸鸡、汉堡、可乐、薯条、方便面人造肉(转基因大豆蛋白粉+化学添加剂)、添加剂饮料属典型的垃圾食品

“现代食品工业”是化学食品的主要来源。20世纪初,人类造出甜味剂、味精、植物黄油、氢化植物油,大量化学合成物质登上“现代食品工业”的舞台,数以万计的食品添加剂被开发出来,引发大量疾病。毒理科学家里克欧文指出:“化学物已经取代了细菌和病毒,成为人类健康的主要威胁……在20世纪后半段和21世纪当中,我们将发现造成死亡的疾病主因是源自于化学。”

甜味剂阿斯巴甜,是被美国军方列入待开发的化学武器候选产品。2006年发布的大规模实验(1800只老鼠实验)的报告显示:阿斯巴甜是一种强大的多点致癌物,并可引起视力模糊、癫痫、慢性疲劳等91种疾病;甜味剂甜蜜素可导致“严重的先天畸形”。

1996年,儿科专家在美国医学会会议上报告:儿童病人中一半的多动症病例,都与食品化学添加剂有关。当这些儿童不再食用含化学合成色素、化学合成调味料或化学合成防腐剂的食品后,症状就显著改善。

2012年,《自然神经科学》发表医学研究显示,垃圾食品受到人们青睐,是因为它们就像诱人上瘾的毒品。研究人员在啮齿类动物对垃圾食品反应的实验中发现,垃圾食品会让大脑产生如服用海洛因和可卡因之后的反应。

作为美国食品文化象征的肯德基、麦当劳、可口可乐等1978年就进入中国,还和中国疾病预防中心“合作”。由于美国饮食文化大举入侵,中国传统饮食方式受到冲击,化学食品消费量后来居上,海量添加剂无孔不入覆盖国民食品。国家标准中添加剂几十种左右激增2500种左右日本、欧盟数量的两倍左右。还有几千种饲料添加剂,间接摄入国民身体。一些“科学家”还在不停研发、推销、鼓吹,早已用疯。一些国外严禁使用的添加剂也运作进国家标准,让中国人吃掉

迈克尔·波伦在《为食物辩护》中指出:“那些正在置于我们死地的慢性病,都可以归咎于食物的工业化。” 

添加剂危害众所周知,它继续存在的秘密是什么?英国毒理学家葆拉·贝利·汉密尔顿直言不讳是因为“滚滚的钞票”。

五、监管腐败困局

特朗普竞选时揭露:华盛顿的当权派,由大财阀和媒体公司资助,它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保护他们和让他们自己致富。

西方国家资本主导一切,“影子政府”无处不在。美国政府部门与私营企业以及立法者、监督者之间,常出现角色职业互换的“旋转门”,导致其食品安全监管松弛无度美国食安管理漏洞百出,腐败丛生,官员、资本家、无良科学家勾结成“铁三角”,积弊难除。监管部门照抄企业虚假“实验报告”是普遍现象当食品的危害报告出现,其政府部门往往不是立即整改,而是千方百计掩盖。 

大资本还资助控制国际组织,包括世卫组织、粮农组织、食品法典委员会,一些基金会、研究院、科学院推销产品和学术话语,使之披上国际化“科学外衣。 

美国对外大力推销转基因,推销除草剂农药,对内则发展有机农业、有机食品。根据美国法律规定,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生产禁止使用基因技术、除草剂、农药、化肥、合成激素、污水沉淀物、添加剂等。

六、造病卖药困局

2020年6月13日蓬佩奥在美国西点军校内部讲话中总结:“通过制造疾病然后销售药物是财富回流美国的最佳方式”。美国政府、垄断医药资本、人口控制寡头长期把制造疾病、销售药物、输出资本作为减少他国人口、掠夺全球财富的战略,戕害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这是善良的中国人民难以理解的。 

美国1960年代制定《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秘密实施。报告提出用政治、外交、经济、卫生、教育、意识形态等手段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强调“在整个实施过程中,美国必须隐藏意图,并将这项计划伪装成利他主义行为,否则会遭到激烈反对。”国外很早就披露共济会1969年全球人口、医疗及政治控制计划,其中“食物管制”是重要内容1977年,霍尔德伦在《生态科学:人口、资源与环境》一书中提出:“可通过在饮用水或食物里面故意添加绝育剂对国家庞大人口进行绝育”。1990年代美国利用基因技术将杀精抗体转入玉米,研发为“避孕玉米”。

形形色色的化学添加剂也是医药产业培育“消费者(病人)的重要手段前美国食品加工集团退休董事沃特森接受《世界健康时报》采访时披露:“美国食品加工投资集团是全美医疗产业集团秘密策划、投资成立的实体机构,目的就是要通过美味加工产品吸引消费,长期培育慢性病患者,为医疗行业制造商机。……我们专门培养了大量的食品专家。他们按照我们的原则,设计了无数美味的加工食品,开发出上千种各色各样的食品添加剂。……培养一个心脑血管病人需要花5年以上的时间,培养一个糖尿病病人,需要7年以上的时间,培养一个癌症病人,需要花8到10年的时间。……如果一种食品让消费者在短期内就患病就医,这种产品就是违法的。如说,吃过之后一个月内就生病了,那么就会被视为有害食品。但是,如果一种美味的食品,经过若干年后才能使人变成医疗产业的消费者,那么它就是一种美食,没有人能够注意到这些食品可以导致患病。

西方投资研发转基因、添加剂、有害食品、基因编辑病毒、激素、农化产品、毒疫苗的,和投资研发抗癌药等药物的,是同批大资本家,他们左手造病,右手卖药。病人越多,他们越赚钱,形成利益链闭环。不仅如此,他们还资助科研,给自己利益链中的科学家发、授衔、帮助他们在“国际权威期刊发表论文,或以基金会等慈善面孔出现在世人面前,一面害人,一面充好人,机关算尽,唬人无数。这也昭示世人:资本主义制度和人类的基本生存有着尖锐的矛盾。

美国国防部、国防部供应商、跨国公司和相关科研机构对他们极力推销、出口、资助、合作研发的产品和技术的危害是一清二楚的,正因有害他们才推广,这样才能引发更多疾病,以利于销售药物。他们阻挠压制别人生产和标注“零添加”食品、“非转基因”食品,是因干净食品不利于让大众生病,不利于抗癌药等销售。 

学术科技造假困局

在产业联盟掌控之下,西方营养学、食品学农学、生物学充斥着机械的还原论和“药文化假知识假科学、假学术大行其道实质却是真广告。一些生物、农业、食品领域的科学家拥抱资本,接受财团资助,炮制大量虚假“科技论文”“实验报告”。一些科学家专门为其有害产品或技术洗白,科学造假习以为常。他们常把不安全产品或技术说成安全有定论把低端技术神化成“科技制高点”把将要被淘汰的科技描绘成未来发展方向广告话语、意识形态吹做成熟的实证科学操纵舆论压制和掩盖揭露产品危害广泛散布虚假科普压制食品和农业的生态化诉求大规模系统化构建推广虚假学术体系等。这类“科学家”做事只图一时之利,从来不考虑长期后果。中国一些科技人员就是他们的徒弟,继承了他们唯利是图的衣钵,害人办法和话语方式几乎一模一样。 

为让人们放心吃劣质食品西方食品农药、添加剂领域还炮制了“毒物每日安全摄入量”,或叫“离开剂量谈毒性是耍流氓”,这是出于毒物销售捏造的谎言,后竟成“科学”,甚至被写入教材流毒甚广。米尔斯顿教授指出:“这个概念是人们在1950年代凭空想象出来的,后竟变成一条定律,成为保障消费者安全的依据,然而这个概念完全不靠谱,没有人能够解释它的科学性。”常识却是:毒性作用有大有小,大有大的危害,小有小的危害。微小剂量日积月累足以致病,哪什么“安全摄入量”西方食品学充斥着此类简单的谬误。 

由于美国食品安全问题重重,恶果触目惊心,西方正派的学者有识之士出版过不少著作,拍过不少纪录片,持续进行批判。西方学者《寂静的春天》《快餐国家》《百年谎言》《毒从口入》《种子的欺骗》《转基因赌局:转基因食品危害人体健康的65个铁证》《粮食危机:利用转基因粮食谋取世界霸权》等著作,都对美国和西方食品业黑幕、化学农业黑幕政府腐败失职、科技学术造假、生化武器研发等进行了揭露抨击。

中国相关领域照抄模仿美国,既是蒙昧主义,也是死路一条。唯一的出路,是真心实意贯彻落实中央新发展理念,打破洋迷信,治理洋买办,清除歪门邪道,恢复常识,弘扬中华饮食文明、中华农业文明,实施自我革命

参考文献:共68条(略)  

摘编自作者文稿,有删节,禁止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http://www.liqiyong.com

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liqiyong.com

GMT+8, 2022-8-11 18:43 , Processed in 0.02910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