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官网liqiyon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http://www.liqiyong.com
搜索

中医药管理不能简单套用西医模式

2022-3-27 10: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9| 评论: 0

摘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正因为中医药有自身的独立范式、独立学术、独立方法、独立理念、独立话语、独立文化,医政管理必须遵循中医药自身发展传承规律,而不能简单机械地套用西医药管理模式, ...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把中医药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2019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中医药大会上强调,“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化,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充分发挥中医药防病治病的独特优势和作用”。 

中医药有自身的独立范式、独立学术、独立方法、独立理念、独立话语、独立文化,医政管理应当遵循中医药自身发展传承规律,而不能简单机械地套用西医药管理模式,否则会给中医药带来灭顶之灾。

长期以来,由于医政管理权、话语权被西医垄断,而且管理往往套用西医模式,中医生存权受到挤压和破坏,发展受到很大制约。从人数看,西医从1950年的2万人到2004年的157万人,增长70多倍;而中医则从1950年的27-30万人到2004年的27万人,50多年居然是“零增长”。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缺乏人才,发展传承就会成为空话。

如,民间中医歧视问题。多年来,不断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呼吁为民族医药、民间中医发展提供更加宽松、有利、符合中医药传统和规律的制度环境、社会环境。中国历史上,政府从不给民间中医发执业医师证,这是中医医政的传统,医疗秩序不照样管得好好的?真正有资格给他们发证的应该是病人,疗效好,病人认可,才是硬道理。压制民间中医,实际是在否定中医师徒师承和自学成才。职能部门应当大力支持、热情扶持民间中医发挥特长,让他们从偷偷摸摸到合法地、正大光明地治疗病人。

俗话说“高手在民间”,民间医生长期大量地接触病人,往往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历来是藏龙卧虎之地,但一些造福百姓的民间医生、赤脚医生,从医几十年,却有不少被打为“非法行医”。一些老中医后继无人,独门绝技被带进坟墓,这是西医主导的医政教条主义管理对中医的挤压。曾积极参与武汉抗疫的济南民间中医孙桂杰、徐州中医孙继石、武汉医生李跃华、海南中医黄海涛,虽然成功救助很多患者,但均曾遭“非法行医”责难。

中国政法大学郭继承回忆说:

 什么是医学?我告诉大家,西医把医学的学科体系、医学体系、规则体系、框架体系评价体系全拿住了,结果是凡是不符合西医这套框架的,你就是不科学的、违法的、愚昧的、落后的。民间明明能治好病,非说人家非法行医。 

 我的外祖父在当地是非常优秀的老中医,我小时候很多病就是外祖父治好的,比如说感冒发烧,他们都打针,我外祖父自己炮制药丸,从那瓶瓶罐罐里拿出来,几颗包在火纸里,奇效。眶上神经痛,我吃谷维素B12,实话说没什么效果,我外祖父从针灸给我扎,到现在为止完全好了。我上高中神经衰弱,学习辛苦睡不着觉,完全治好了。我外祖父将近70岁,县里告诉他考医师资格证。结果他去考了,到县里考试,考完以后我去看他,他非常沮丧。他说,我以为考试是为了发现我是个人才,结果发下卷子,都是化学符号。考试结果出来以后,乡卫生所找到我姥爷家,指着我姥爷的鼻子,把他的药袋子没收。实际也没没收,告诉他收起来。给我外公说,他如果以后再行医,就是非法行医。  

我外祖父临去世前的十多年,看了一辈子病,最后吓得我到他家让他给我治病拿药的时候,都是从农村灶火里边、柴火里边扒出来药袋子。我想问,人家治了一辈子病,怎么到你那里成了非法行医了?! 

再如,医药分家问题。西医通常是医药分家,医生不管造药,但中医自古医药不分家,很多医生都要亲自炮制药物。在人类历史上,就药物的发明而言,无论西医还是中医,很多药物和疫苗都是民间一线医生发明的。按照西方医药财团的标准,华佗、葛洪、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不仅是“非法行医”,还都是“非法制药”。医药分家导致一线医生药物创制权被剥夺,虽然为医药资本创造了利润,但对人民健康并不是好事,甚至是一场灾难,这本身就是资本主义的产物。

再如,医政管理领导问题。根据历史经验教训,各级卫生行政部门领导班子、中医院校,一定要有一大批懂中医、信中医、有中医教育和知识背景的人干部做骨干领导干部。中医名家徐文兵说:“管理健康卫生部门的人不应该是西医。西医的价值观和认知体系存在排斥中医的倾向。应该由一个跳出自己知识体系或干脆不在西医知识体系的人来管理卫生部门,这样他就会公允地看到西医的长处,但是也有短处,中医也有长处,应该给它发展的机会。”缺乏基本文化自信,不真心实意认同中医,对中医有偏见的人,学历职称再高,名气再大,都是不能让其担任医政重要职务的,这是涉及国家政治安全、文化安全的大问题,应当成为一条医政药政管理领域的基本干部人事原则。鉴于历史教训,在国家层面,由非医学专业出身、认同中华文化的政治家或中医名家担任卫生部门主要领导干部为最好。

再如,人才评价方面。中医评高级职称,一些单位居然需要2-5篇SCI论文,这就等于把中医评价标准拱手让渡给西方人,因为SCI期刊数据库均为西方控制,很多SCI期刊的编辑和审稿人根本就不懂中医,中医人才评价完全没有必要趟这个浑水,非要让外国人说了算。

邓铁涛感叹:“5000年以来一直延续没有断代的就是中医,如果我们再不爱护它,再不努力地发扬它,那我们将来就会遭到子孙的唾骂。”这话是振聋发聩的,是警示,也是鞭策。

 

摘自作者书稿,禁止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liqiyong.com

GMT+8, 2022-8-11 20:17 , Processed in 0.02548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