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爆竹辞岁,今为陋习(人民网2004年01月3日 )

2021-1-10 10: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1| 评论: 0|原作者: 李启咏|来自: 2004年01月03日人民网

摘要: 老祖宗的大部分习俗值得赞美,有他们它的道理,但是陋习实在也有一些。

äoo民网


爆竹辞岁,今为陋习

   人民网  2004年01月 3日

 

  看到辽宁铁岭一个烟花爆竹厂爆炸炸死37个人的消息,半夜没睡着,想起国人一些陋习。

  老祖宗的大部分习俗值得赞美,有他们的道理,但陋习有一些。如女人裹脚,好好的一双脚,用布条子紧紧缠了一圈又一圈,越缠越小,最后几乎浓缩成了一个肉疙瘩,却美其名曰"三寸金莲"。如满清征服者强加给男人的扎辫子习俗,好好的一个个男爷们,偏要扎个长长的辫子,不仅丑,还要天天梳理,浪费时间也浪费力气。好在这些不合理旧俗没了,我们的前人有觉悟,改掉了。坏习惯中,还有一个没有扔掉,那就是春节前后放烟花爆竹的旧俗。

古人未知的东西比现在人多,所以看什么都觉得神秘。据说为了避邪祛妖,赶走“年”这种怪物,就发明了爆竹,噼噼啪啪一响,妖怪就会四散逃窜,遁而远之。在剧烈的响声中,人们减少了恐慌,就觉得平安了。据说硫磺有给空气消毒的作用,在古时,或许可以防止瘟疫。过去地广人稀,放一放鞭炮,不仅求得心理安慰,还解闷,自然有它的乐趣,有它的道理,我们不能要苛求古人。

但是,今天就不同了。在人口密集的都市,爆竹一响,震耳欲聋,搞得人晕头转向;碎纸各处落,脏了环境,爆炸后的烟雾毒气叫人吸到肚子里还容易生毛病小孩玩不好,还会炸伤眼睛,打掉手指,一到年关,医院里的就有鞭炮惹出的病号烟花爆竹还容易引出来火灾。

  更要命的是,因为消费市场大,所以生产也旺盛。生产的企业越多,恶性事故的概率就越大。农村还有不少小作坊,农户自己在家里赶制。大爆炸的事故防不胜防。我们这个民族,每年让烟花爆竹夺去多少生命啊! 

头几年有的城市严禁燃放烟花爆竹,但近些年烟花爆竹在个别城市又解禁,"复辟"了,并不是好事。可见,变革一个陋习,需要时间。消除妇女裹脚,用了几十年的功夫。取消男人扎辫子,革命党人也下了很大功夫,他们操着剪子,走上街头,见扎辫子的男人就逮住一下子剪了。长辫子的男人们抱住头,死活不肯让剪,辫子掉了痛哭流涕,以为尊严全没了。现在想来,颇荒唐,可那个时候就是这么费力气。可见,旧的习俗有惯性,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常常需要强制力。

媒体是先进文化的传播者,也应该在抛弃陋习方面多些倡导,多讲些道理。作家呀之类的文化人,更要倡导健康生活、健康风俗,反对有害的风俗。我读过一位著名作家的言论,说城市不应该禁燃,应该解禁,因为一禁就没有"年味"了,甚至听说一些当作家的政协委员还交了什么提案或者建议什么的,给地方政府施压要求解禁。真不知道,在他眼里,"年味"是什么东西。 

这让我想起了魏晋作家刘伶的故事。刘伶自己在屋里看书,没穿一点衣服,朋友推门进屋,惊问你怎么这样不成体统?刘伶振振有词说:我以天地为屋,以屋为裤,你钻到我的裤裆里来干什么?刘伶自己有癖好,但他不写诗推广,也不给官府递上奏折请愿书什么的,要求天下人都光屁股读书,可谓公私分明倘若现在的个别作家自己喜欢噼噼啪啪的噪音,喜欢闻那二氧化硫的臭味,也就罢了,却还以为天下人都如此,以为别人也都喜欢,以公众的名义交什么提案,实在有点儿开历史的倒车

燃放烟花爆竹应该早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对此,政府责无旁贷,应加强立法。起码应在城镇禁燃,农村也要尽快禁。现在有新型产品,有响声但不含炸药,可替代,可推广。其实,没有声响,一个安安静静的新年,万物祥和,大地静谧,这何尝不是一种可爱的风景呢,不一定要震耳欲聋、四处冒烟。 

 2004年01月03日  人民网  首页评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liqiyong.com

GMT+8, 2021-6-25 15:02 , Processed in 0.04360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