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李启咏书法作品:俭以养德
搜索

无限上纲文艺作品的“思想危害"有悖法治精神(中国青年报2008年2月2日)

2020-12-23 23: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9| 评论: 0|来自: 《中国青年报》2008年2月2日

摘要: 对文艺作品的批评不能无限上纲  1月28日,河北某律师事务所的两个律师将一纸诉状递交到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状告广电总局,要求撤销《色·戒》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并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发行、放映《色·戒》。两名 ...

2008128日下午,河北某律师事务所的两个律师将一纸诉状递交到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状告广电总局,要求撤销《色-戒》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并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发行、放映《色-戒》。两名律师称,“他们是都是抗日志士的后裔,而电影《色-戒》恶搞抗日史实,亵渎抗日先烈,宣扬汉奸形象,损害了国家荣誉,践踏了民族尊严,危害了社会公德,颠倒了真、善、美与假、恶、丑的价值取向,混淆了正义与非正义的基本性质,使他们在观看后不仅未能获得任何精神享受,反因这个影片而遭受到巨大的精神痛苦,民族自豪感、民族自尊感遭受严重挫伤……”(燕赵都市报 2008131日)

  《色-戒》引起争议,首先可能是片子格调不高,其次还有深层次的机制原因,如没有按照“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原则对电影进行合理分级,这种适合成人看的电影并不适合少年儿童看。

  对《色-戒》进行批评当然无可非议,但是,把这部电影的负面作用无限夸大,抬升到政治意识形态层面,夸大其所谓“思想危害”,则是十分不适当的、有害的。我们首先必须明白一个最基本的事实:电影只不过是一部艺术作品,不是纪录片,不是历史教科书,不是纪实性文学作品,自己对号入座,不但荒诞可笑,危害也很大。

其实,依照同样思路,任何一部文艺作品都可能上升到政治意识形态层面遭到舆论讨伐和禁止,前年笔者就读到一篇文章,说赵本山的小品“侮辱农民阶级”。此类把自己的一点个人感受强加给其他社会成员的行为缺乏说服力。容忍我们不喜欢的学术观点或政治认知,容忍我们不喜欢的文艺作品,是一个现代国家的公民所应具备的基本意识形态。

   我们中国有13亿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审美情趣和艺术偏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有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通常人性深处都有一种唯我独好的倾向。但作为社会的人,每个人都应该尊重别人,而不应唯我独尊。就以理发为例吧,如果喜欢光头的“光头主义”要求天下人都剃光头,喜欢扎辫子的“辫子主义”要求天下人都扎辫子,喜欢卷发的“卷发主义”要求天下人都去烫头,那么,社会怎么会安宁呢?最好的办法还是提倡和而不同,无论喜欢哪种发型的人,都尊重其他发型的存在,这样,人们就不会因为头上的那撮毛到底该怎么梳理争执不休了同理,如果人人都像这两位律师那样将自己看不惯的或一部分人看不惯的文艺作品置于死地而后快,那么,我们只能回到只看样板戏的时代,这是一切善良的人们所不愿看到的结局。

  文化、艺术、科学的发展和繁荣,比任何一种领域都特别需要宽容精神。文化的繁荣不是来源于对文化纯净度的苛刻要求,而是来源于对异端文化的容忍。如果我们的社会今天容许舆论肆意讨伐《色-戒》并鼓动政府去禁止,那么,说不定哪一天,别的作家的小说,别的导演的电影,别的教育家的教材,别的学者的论文,别的艺术家的什么另类作品,也会遭到同样的厄运,这是文化发展之灾。《色-戒》固然有它的缺陷,当然可以展开文艺批评,这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但有一个底线,就是不能无限上纲上线,陷入非理性主义的狂热。否则,舆论暴力最终危害的是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现代化国家所具备的基本宽容精神,而重新回到非理性主义和蒙昧主义时代。毕竟,那个充斥着同样行为的岁月离我们也只有几十年的光景,并不遥远。

  对这两个状告广电总局要求禁映《色-戒》的律师,我们尊重其诉讼权利,但是也要批评其对文艺作品的无限上纲上线行为,因为这种行为背离了法治的宗旨,对我们文化和科学的繁荣是有害的,对理性精神和宽容精神的培育是有害的,对社会进步发展是有害的。

       《中国青年报》2008年2月2日,后有修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李启咏文稿与书法作品选录电子文献数据库liqiyong.com

GMT+8, 2021-6-25 14:01 , Processed in 0.05890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